娱乐圈有一种合体,分“之前”和“之后”。

之前,千呼万唤。

之后,古井无波。

比如台综粉们盼了好久的“康熙合体”。

之前。

半个小时内三万+点赞

之后。

是的。

康熙合体了一款新综艺

emmm,稍安勿躁。

毕竟,如果评分不是这么低,恐怕表妹也很难注意到它——

《真相吧!花花万物》

豆瓣3.5,分数还在持续走低。

表妹看的还是一小时十分钟的“会员版”,感想只有一个:


俩人怎么跳了这么可怕的坑

1

虽说也做好“相见不如怀念”的心理准备,可怎么会差到这地步。

首先,定位诡异。

号称一档消费型节目,相当于给**购物做广告。

通过邀请明星晒出消费账单,揭露藏在购物车里的秘密,阐述嘉宾消费观点和生活态度。

数数海报上有几位广告爸爸

第一期话题,#女生追男生有哪些约会神器#。

然而嘉宾推荐的“约会神器”竟是一块钱一个的橡皮圈、小丑发套、相亲小耳机?

其次,聊天水平LOW。

一众综艺网咖嘉宾集体处于“精神异常、自说自话”状态。

主持人完全无法控场,只能手动让嘉宾住嘴?

最后,也是可怕的,三观

都已经8102年了,这节目还在教人:

男人跟女人谈恋爱,最好在耳朵里塞个窃听器,听哥们在那边遥控指挥;女人撩男人还要装出一副无辜咬唇的模样,刻意勾引。

PUA、Ayawawa了解一下?

主题、阵容、三观一个可怕过一个,于是:

“康康”被吓到。

康康我来啦

小S只想走人。

谢谢~我觉得我们节目录得差不多了

网友:……

心疼“康熙”!

2

其实,根子上这档节目就不适合他俩来主持。

还谈不上大陆、台湾综艺的文化差异,节目风格就不合适。

消费类节目切忌主持人/嘉宾个人风格强烈,因为容易抢走“商品”风头,让观众的注意力分散。

康永和小S恰恰就是这类主持人。

蔡康永适合做哲思/生活/访谈类节目,娓娓道来,缺少激情,做消费类综艺太平。小S天马行空,观众的记忆点多半在她,而不是要推的商品。

做情感/八卦类节目最适合,两人互补,甚至有点碎嘴不低级、雅致接地气的乐趣。

但,一涉及到销售主题?

《花花万物》从一开始就“自暴自弃”——

当天现场,蔡康永没有控场的意思,全程几乎叉手坐那。

之后接受采访,两人也说,没想过将《花花万物》做成《康熙来了》那样的王牌节目,做十几年。

这样的置之不顾,两人是被“万恶的资本”绑架吗?

当然不是。

康永哥本人正是这档节目的第一制片人

这就非常奇怪了。

莫非这是一次敷衍的、“合体捞金”的商业行为?

3

用“捞金”二字形容蔡康永,似乎既矛盾又略显俗气。

但是仔细一想,并不奇怪。

蔡康永是个能看见杂质的人。

他当然是个优秀的主持人,也有文化,这个毫无疑问。

但是他跟一般的读书人不太一样,跟娱乐圈常见的才子也不太一样。

比如玩电影、设计鞋子等。

把自己设计的鞋子送给圈中好友,多半是两岸三地的一线明星,有粉丝流量那种,台湾的本地小演员们是没有的。

表面是做人情,实际给自家品牌做了免费推广。

明星效应嘛。

谢娜张杰大婚送鞋

拍电影也是。

演员阵容很值得玩味:偏偏是小S和林志玲;

宣传说辞:《吃吃的爱》是献给“康熙粉丝”的礼物。

可每一位康熙粉丝大概都记得,当初是谁表示要“摆脱过去,往前看”。

再细思一步:

“康熙情结”能保证部分票房。

可小S/林志玲都跟自己交情不浅,大概不会很贵吧。


我再提醒一点——


他的政治立场也有意思。

张学友上《康熙来了》,说他在国外被一个老外骂:GO BACK TO CHINA。然后蔡就说应该说:WHY DO I GO BACK TO CHINA I AM FROM TAIWAN。

可内地市场好起来后,他很快就开始在内地做综艺节目了。

写书也是。

《那些男孩教我的事》里面写一个香港天王巨星要他带到公园看同性相会的事,虽然没写名字,但跟他有交情的“香港天王巨星”有几个?

这样做不漂亮吧。

作为一名多年来看《康熙来了》当下饭菜的康熙迷,我并不想黑蔡康永。

我只想说——

他身上这些特质是跟很多公认的“才子”是不同的。

黄霑偏爱小H文、专门编写《不文集》,也透露自己对三级片的欣赏;古龙当年当着成龙的面说人太丑,演不了他笔下的楚留香,后来成龙大火,小小打脸;周慧敏的老公倪震,当年办杂志挣了钱,嚷着要去养国外老,结果后来灰溜溜回香港……

才子因为真性情,不那么世故,有时候容易狼狈。

蔡康永,谁见他狼狈过?

可能只有《康熙来了》。

除了这,他永远那么稳当:

即使在你们赞美的《奇葩说》,高晓松话多,想到什么说什么,被捉住把柄的时候也多。

而蔡康永虽然姿态是娓娓道来,这背后的话术、逻辑却从来滴水不漏——谁能说这背后不是花时间做好功课才来(此处无贬义)?

高晓松也谈家世:谈小时候经常去梁思成家串门,还看过他的日记;粟裕给他讲过故事,不过粟裕普通话不太好……当然, 高晓松还谈他的醉驾。

蔡康永也谈他的家世,从小家里有多少人伺候他,家里往来的都是什么人物,但不管在节目还是在采访,他没有谈过他的真实缺点。

我们家是老派的上海家庭

应酬就是社交

这个从小渗透到我的血液里面去

如果一定要说不为大多数人接受的,就只有他的性向。

可首先,性向不是缺点。

其次,这个时代出柜,对一个有内才的男人来说,和恋人相守多年是加分项——

蔡康永和张国荣的情况不同,哥哥的压力源于他是明星,很多粉丝会因为失去性幻想对象而不再爱他。而蔡康永作为一个“文化人”,他甚至是带着先锋性的。

一桩桩看下来,蔡康永给人的感觉是无论何种境遇,他总能占尽好处的。

2016年豆瓣上有一则关于他的帖子,最高赞评论是:

1452个赞

4

蔡康永为人处世的手腕,某种程度上,也被运用到和S的友情。

去年《吃吃的爱》宣传期,他接受我们《毒舌电影》专访的一番言论就很有趣。

虽然他在社会性别里也不属于主流群体,但对女人,他的看法却是:

女明星配合所有人是“宿命”。

“志玲在任何判断女生天性的标准上,都占了优势。”

“两个男明星常见合作关系,而两个女明星同台就要'撕'得你死我活。”

想想看——

蔡康永是不是还是以大直男的立场在俯视女人。

“要宠爱她们”,这种“宠爱”听上去性别优越感明显,他并没有因为自己同属于相对弱势的那一方,而真正意义上懂得女性处境。

包括在《吃吃的爱》里,强调不给小S床戏,却故意让林志玲穿黑色网眼紧身衣,露出红色bra,强调她性感符号的属性。

一个女性,否定她的性吸引力,这是一种不尊重。

一个女性,只看到她的性吸引力,把她设定成为男人们的下半身幻想对象,也是一种不尊重。

可以说,这种认知是既看轻了小S,又看轻了林志玲,也看轻了整个女性。

5

这是我觉得蔡康永比较遗憾的地方。

他的学识当然是很好的,情商是高的,反应也是快的,但是在读书人/才子的表象下,骨子里还是个商人,并不清高。优越感是有的,家庭的、性别的。

甚至,得罪人地说一句:他有一种隐形的势利,谨慎细微、审时度势,一出手必定是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这么看来,《花花万物》的“合体”大概没有很多人想得那么感人了。


这个节目不全是友情。


这个节目也是有杂质的。

那问题来了:

小S为什么愿意合体?

蔡康永说分就分,说合就合,凭什么甘愿跟着他的步伐走?

这才是我认为小S最“可怜”的地方。

在采访中,小S形容蔡康永:

其实小S与蔡康永的关系,不是谁靠谁靠谁。

他们当然互相有爱,但是更大意义上,他们是互相需要

小S独挑大梁,不行。

《康熙》结束后,没有了蔡康永的小S,走得很辛苦,没有什么好评的节目。

《姐姐好饿》就是明证。

小S的梗,其他人也不一定接得住。

参加《奇葩说》,马东和高晓松就对她的笑点无感,只有蔡康永配合得了。

网友说她离了蔡康永不行,她看见就怼:

可如果这些话不是真的戳中了她,她大概不会有那么大反应。

所以啊,小S自己的斤两,她自己心里知道。

人一直需要另一个人,总是被动/烦躁的。主观上她未必愿意被蔡康永拽住,风筝一样在天上飞,那根线一直在另一个人手上。

但她可能没得选,就像谢娜离不开何炅一样。

所以《花花万物》,她还是来了。

作为三个孩子的妈,不管家暴传闻/夫妻感情是真是假,小S明显出现了疲态。

这节目唯一好笑的一个梗是小S奉献的:

谢娜说,生完孩子后,张杰看自己的眼神更灼热了。小S接着说:


“他只有眼神灼热,身体是绝不会灼热的,四肢绝不动。”

这种搞笑,其实从艺术上来说是一种高级搞笑,是悲喜剧。

但这的确是个心酸的梗。

小S太累了,一个人没法单打独斗,回到蔡康永的身边,有他罩着,也许会柔和舒服一点。

那么对于蔡康永呢?其实同样需要。

这种需要,还分两方面:一种是主持风格,一种是心理层面。

蔡康永在《奇葩说》之所以闪光,也得亏马东的“一锤定音”,高晓松的“话痨”来提气氛——

他是走感性的,稳而温,需要跳跃的东西来衬托,而小S就是这根闪亮的线,使整个氛围灵动起来,把节目效果做大。

蔡康永不是我们以为的“无为、自制”。

吴青峰事件充分说明了这点,小S惹到了吴青峰,而蔡康永的道歉,意思是他没有管住小S。

可如果是平等的话,哪来谁管住谁的说法呢?

蔡康永之所以一有动作就召唤小S,一而再再而三。

一来,小S容易召唤;

二来,可能某种意义上,蔡康永跟小S搭档的乐趣是远高于《奇葩说》的。

蔡康永是文化人,但是高晓松、马东,谁不是?

蔡康永家世好,高晓松、马东,谁又不是?

在这两个人面前,节目的控制感、心里的优越感没有跟小S在一起高,所以,“合体”也是蔡康永的真实需求。

打个不合适的比方吧:

蔡康永和小S这关系,有点像《色,戒》里的易先生和王佳芝。

王佳芝不是不怕易先生,但是离了他,她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易先生也不是非需要王佳芝不可,但是离(杀)了她,他的生命好像也空了一块了。

娱乐圈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我们很难勘破生活中任何一对情侣、兄弟、姐妹、宿敌真实爱恨的比例——

可能连他(她)们自己都不清楚,何况是两个圈内人。

但我们能确定——

他们都是有杂质的人。

只是,在《康熙来了》,他们能肆无忌惮地呈现这种杂质,他们也因此真实。

这种真实让他们有生命力,让他们可亲可爱。

但现在,在内地大一统的思维下,任何“杂质”都被去除。

他们能且只能呈现固定的人设,做作的套路,油腻的欲望。

这太可惜了。

就像被阉割了床戏的《色,戒》,我们只看到他们纠缠得死去活来,但我们不知道这种死去活来的由来和经过。

这不是我爱的蔡康永们。

我看不下去。

关注该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