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要说的是由徐峥,黄渤等人主演,宁浩导演的电影《无人区》。2010年,广电总局一位电影审查会委员公开发表自己对于《无人区》的看法,认为片中的人物可以杀人越货,可以敲诈勒索,可以逍遥法外,可以为所欲为,在这部影片中没有英雄,净剩了大坏蛋了,违背了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

对于这段评价我不能完全苟同。的确,《无人区》这部电影是反英雄的,片中没有英雄形象,个个都是良心大大的坏。然而,这位总局的审片委员只是看到了这部片子的表象却没有洞悉到这部片子的内核,他所说的大坏蛋实质上就是人在极端环境下的动物性,这种在极端状态下刺激出来的动物本能是最贴近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的啊。

《无人区》的创作源泉可以追溯到宁浩2005年拍摄的《绿草地》。《绿草地》是一部发生在内蒙古边境处人们生活的影片,宁浩想如果拍摄一个现代都市人远离手机、远离网络、远离汽车到一个无人区所引发的一段冒险故事应该挺有意思。宁浩实际上是想探讨人在蛮荒状态下动物性与社会性之间的博弈。

影片一开头通过几组空镜头全景式的呈现出茫茫的戈壁荒漠,杳无人烟。天空中翱翔的鹰隼,地上静待的猎物,以及潜伏在荒漠中的猎手,构成了一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好戏。再加上关于“两只猴子”寓言故事的画外音仿佛让观众一下子进入了赵忠祥老师解说的《动物世界》中,暗示了在这无人区便是一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动物世界。

为了表现这个动物世界中的动物性,导演大量采用了一种低机位视角,将摄影机紧贴着地面模仿动物的眼睛来观察周围的世界,宁浩称之为“狗视点”。在这些“狗视点”的注视下,在无人区生存的人们便将人类身上的动物性展露无遗,展现出一种“动物凶猛”的生存本能。

据说,黄渤饰演的杀手为了表现出身上的“杀气”,导演宁浩把他扔到屠宰场里去体验生活,就是为了让他能够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杀气”。所以,我们看到银幕上黄渤饰演的杀手冷血无情,残酷暴戾,颠覆了之前银幕上的喜剧角色,头上爆出的条条青筋便让观众感受到了一股寒气袭来。

宁浩的这部《无人区》是一部反英雄、反常规、反宏大的带有反叛精神的电影。粗颗粒质感的画面也为整部影片的风格增加了几分粗粝与肃杀。

影片构建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法律几乎延伸不到的无序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法律几乎是处于缺席状态的,暴力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影片开头盗猎团伙老大因贩鹰被抓,却因证据不足而释放,法庭等同虚设,犯罪分子依然逍遥法外,反过来却成为这个无人区世界秩序的主宰者。

警察在片中总共短暂的出现过三次,基本游离于整个影片的叙事之外,对于影片的剧情发展不产生作用,警察不再是维护正义的英雄化身,却成为整个故事的一个旁观者。

在影片结尾潘肖与舞女陷入绝境时,我特别担心这时候“神兵天降”,警察开着警车在最后关键时刻呼啸而来,上演“最后一分钟营救”的戏码。好在导演宁浩并没有将之落入窠臼,而是继续采取“以暴制暴”的毁灭式手段将反英雄、反常规、反宏大的精神走到底。

其实,这有点类似于科恩兄弟的西部片《老无所依》,当法律失去效力,英雄老去的时候,暴力便成为这个世界的主要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