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周亦川

来源 | 搜狐健康

在过去的三四月份,医学的各个领域无时不刻在发生着重大突破,在“神奇”的器官移植领域,又发生了哪些大事件呢?

据Medscape网站4月18日报道,一项新的研究发现,对于接受心脏移植的患者,无论捐献者的心脏在切除时是否仍在跳动,结果是相当的。英国剑桥帕普沃斯医院Stephen Large说,从心脏缺血开始,我们最多有30分钟的时间恢复心脏的血液供应。这意味着你接受一个停止跳动的心脏(不到三十分钟)的捐赠也有可能获得心跳。

心脏捐献的难点除了在于手术本身的难度,最重要的还是死亡的判定:患者被判定为脑死亡,但是他的心脏还在跳动,循环还未停止,这能进行移植吗?

Large在法国尼斯举行的2018年国际心肺移植学会科学会议上介绍,许多国家对循环系统确定停止后再使用供体器官是有争议的,但在接受这种做法的地方,器官供应量急剧增加。他的团队已经完成了44例手术,相当于增加了35%。

他比较了62名心脏移植患者的结果,31名是捐献者诊断脑死亡后接受的移植,31名是捐献者经历循环死亡后接受的心脏移植,结果发现,这两组生存率相似(分别是97%和93%),30天的生存率都是100%;他们的血流动力学指标(心输出量、心脏指数、中心静脉压、肺动脉舒张压)与移植后对肌力支持的需求指标相似。

接受循环死亡器官组的中位住院时间要短于脑死亡组,但他们对ECMO(体外膜合氧合)的需求要高出一倍。

澳大利亚墨尔本阿尔弗雷德医院的Greg Snell医学博士的研究也从另一个方面支持这一观点,他研究了肺移植治疗的患者10年生存结果发现,无论是接受诊断循环死亡还是脑死亡的捐献者的肺脏,结果是相似的。由于循环死亡后器官可以被使用,使墨尔本器官等待名单上的时间缩短。

Snell说,关于等待名单上死亡的患者人数,维多利亚州比宾夕法尼亚州低得多,为4%对19%;在维多利亚州,循环系统死亡后的捐献者占总数的41%,而宾夕法尼亚州这一比例为7%。

实现器官循环死亡后的有效性,规章制度的许可是一方面,先进的科技技术保证器官的功能是非常必要的。瑞典斯克恩大学医院的医学博士Johan Nilsson指出,体外灌注是循环死亡后的心脏实现重新搏动的关键。

Nilsson小组使用了一种小型的心肺机,在运送过程中持续为供体心脏提供氧、高扩张压、营养与激素溶液和红细胞,这让心脏的保存时间从4小时延长到12小时。

Large指出,目前英国四分之三的心脏都是因为功能差,非常遗憾,可以说循环死亡后的器官移植最重要的进展来自于新技术。他预测,随着灌注机走向市场,今年体外灌注机将有爆炸性的进展。心脏、肺脏、肝脏、肾脏的灌注时间延长,将使器官的接受变得更加地“自由”。——我们还有许多领域需要探索和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