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我的黄庄学校!”看到同事的朋友圈,56岁的陈恩显眼眶瞬间湿润了。眼看开学的日子到了,在北京待了20年,往常这时候是他最忙的日子,可是如今,他却无力改变这一切。

  从1998年的4间教室、100多名学生,到2018年的3栋教学楼、1800多名学生,由“野蛮生长”到“规范生存”,陈恩显和他的北京市石景山区黄庄学校一样坚韧、阳光。

  “在北京,农民工的孩子现在拥有了自己的班级甚至学校。”作为北京最大的打工子弟学校,黄庄学校曾上过《国家形象宣传片》,这一直令他十分自豪。一个多月前,学校还举行了20年校庆。

  然而,和北京的众多打工子弟学校一样,黄庄学校也摆脱不了关停的“厄运”。8月13日,一则关停通知及“封门”行动让其不得不走向终点。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