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下水游泳的人被劝上岸

尖岗水库,危险系数:★★★★

中原网讯(记者 徐富盈 文/图) 尖岗水库附近有树木园以及马寨生态园,前来水库游玩的人很多。水面和存水量比常庄水库大6倍,野泳者偷偷从荒野险谷的水面进入,增加水库人员管理的难度,近年来这里成为防溺亡的危险水域。入伏以来,水库工作人员每天分班,安排流动岗与固定岗,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严防死守,劝阻想下水的人们。

两男子下水后发现太深

死死抱住救生圈

入伏后,每天中午12点之后一直到晚上,是入库游泳的高峰期。

7月18日下午,尖岗水库管理处水政监察大队长郭邢燕和同事一起,沿水库岸边巡逻。下午6时40分许,郭邢燕在大坝看到,坝东侧偏南100米水库东岸的垂柳树下,两名年轻男子穿着短裤,正把水库岸边柳树上放置的救生圈取下来两个,各自抱起一个,跳入水中,向水库中间游去。

郭邢燕大声劝止,但两名年轻男子根本不听,扶着救生圈向里边游。两人游到水库中间时,救生圈在风吹下,几次从两人手中脱手,两人吓得不轻,死死抱住救生圈,用腿向后蹬水,速度慢了下来。

郭邢燕见状立即通知水面巡逻艇,护着两人游到岸上。一上岸,两人快速离去。

尖岗水库管理处加装防护网

被破坏的水库防护网

划伤了偷泳者身体

昨日上午,尖岗水库大坝上,工作人员有的在设置宣传横幅,有的在固定被人破坏的钢丝围网,高音喇叭循环播放着水库安全管理规定。

水库管理处办公室李浩雷介绍,天气渐热,尤其是进入伏天后,他们所有工作人员每人每天都绷紧神经。“我们担心的不是成年人,我们最担心的,就是未成年人,那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孩子们,他们多是午后过来,目标很明确,因为水库边有钢丝围网,靠手工破坏根本进不去,他们有的直接拿着钳子来了,剪开后入水游泳。”

郭邢燕说,有的年轻人直接从装有刀片网上向水库里跳,结果身上被划破。“很多刀片钢网下滴有血,刀片上也有血,那是从上边跳入水库的孩子身上的血。我们看看心里也很揪心。”

比常庄水库大6倍,与村庄、树木园交界处难防

水库管理处副主任赵新年介绍,尖岗水库分为一级水源保护地和二级水源保护地,一级水源保护地以大坝为起点向南至侯寨大桥和全垌大桥,共4.26平方公里水面,其余都是二级保护地,为22.7平方公里。它与常庄水库不同的是,常庄水库的水多集中在坝上,而尖岗水库却以河湖形式绵延8公里。大坝附近都围上了围网,坝周围有2000多米,娄河段有4000米左右。

近几年树木园成为市民休闲去处,越来越多的人进入树木园,而水库一大分支正好在树木园。水库向上的多个村庄包括树木园,因库区与村里不好确权,上游都没有安装隔离网,市民随时进入水库内。“水面巡逻艇刚把一处下水游泳的人劝走,待船再开回来时,又有几十个人在水里,赶都赶不完。我亲眼看着一对夫妇抱着4岁孩子,把救生圈向水里一扔,把孩子放进救生圈里,向水深处推,一边高兴地大叫。我们劝阻时,不少人不理解,顶撞事件时有发生。”

防溺亡路很长

严防死守3处野泳重灾区

“我们尖岗水库边上,有3处是野游重灾区,一是大坝西侧的张寨村口泄洪口附近,我们每天派出固定岗2个人把守;二是大坝对面的水利花园(烂尾楼)处,这里水深危险,但是偷偷前来者很多,我们派了3个固定人员死守;第三处就是水库东岸的高垌村,我们派了2人死守。”赵新年介绍。

赵新年说,他们每年六一开始,组织工作人员到附近村庄社区和学校进行防溺亡宣传,请专家去学校为学生上防溺亡、保护水源安全课,平时用高音喇叭宣传。还和树木园、辖区乡镇联合举办防溺亡知识讲座。

郭邢燕说:“我们防溺亡护水源的路很长,但我们不灰心,相信市民会越来越理解我们,人人自觉加入保护水源防止溺亡的行动中来。”

尖岗水库

1959年兴建,1969年续建,1970年蓄水,位于淮河流域贾鲁河干流上游的二七区侯寨乡尖岗村,总库容6820万立方米,兴利库容4791万立方米。水面面积枯水期约6000亩,丰水期近7000亩,属中型水库。